乡村小说网LOGO
乡村神医 乡村乱伦 青山湿遍
上一篇| 返回目录 | 下一篇
青山湿遍_第49章

�细碎的洒了进来,微微泛着金黄的光。
  她迷迷糊糊醒来,只觉得房内一片漆黑。又闭了闭眼睛,只觉得有点不对劲,好象觉得床铺一直在微微摇晃。她再睁眼,这才适应了黑暗里的光线。不对,这不是她的房间。她又看了几眼,瞬间明白了过来,这是火车上的包厢,怪不得自己一直觉得床铺在晃动。
  她摸着头,慢慢的扶着床沿,起了身。走了到了车窗前,微微掀开了点墨绿色的丝绒帘子,外头也一片黑色,看来是晚上了。她又走回了床边,拧亮了台灯。
  她怎么会在火车上了。她回想着睡觉之前,她明明在别墅的的房间里。怎么会一睡就这么多时辰,且到了火车上呢?
  在别墅的时候,只见他端了两杯咖啡过来。端了一杯放到她面前,道:“来尝尝看我的手艺。”她看了他一眼,沉默不语。他老早习已为常了,不以为意,端起自己的那杯,放到鼻间,轻闻了一下,叹道:‘真香。”
  她又看了他一眼。他平日里不让她碰半点咖啡因的东西,说是会伤身。今天倒是难得,亲自冲了咖啡给她。微饮了一口。抬头,却看见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她,仿佛在期待她的赞赏似的,于是淡淡的道:“咖啡豆不错!”说罢,又饮了一口。
  他微微笑了出来,靠在她的身边,一手搂住了她,一手五指成梳,慢慢地在她柔顺的乌发里穿梭。她想避开,可他温柔的触摸,不轻也不重,让人舒服地想叹气,只觉得眼皮子一点点的重了起来。
  那只在她秀发上抚摩的手,忽然一点一点的往下,一直到她的腹部。他没有说话,手慢慢的在她肚子上轻柔地移动,一点一点,带着他特有的温度。
  再后来,她就到了这里。她“咣”一声推开了门,果然不出所料,门口站了两个他的贴身侍从。那两人见到她,恭敬地道:“夫人您醒了,请问有什么吩咐?”她冷着脸道:“把你们头给我叫过来。”
  不过一两分钟光景,李介载便出现在了她面前,亦恭敬客气的道:“夫人找小的有何吩咐?”她淡声问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李介载不紧不慢得道:“司令吩咐小的,要将夫人安全送到赫连总司令那里。”
  她脸色微微发白,道:“为什么?”李介载见她神色有异,瞧不出是欢喜或是别的,只得老实道:“A国军队已经大量集结在了清德。这几日怕是要开战了。”心里却暗暗叹了一口气,司令如此的爱她,所以拖到了最后一刻,才将她送往安全之地。
  李介载等了好一会儿,也不见靖琪再说话。便道:“没有事情的话,下属告退。”退出门时,不经意地抬头,只见她坐在沙发里,脸色如雪苍白。
  负责送膳送水送点心的丫头和侍从进去后,出来都说夫人在看照片。但又都说夫人没有一句半字话语。是的,她很安静,安静地仿佛火车上根本没有这个人似的。李介载看了一下车窗外,微微叹了一口气。司令和她是不是当真没有这个命啊?以前是老夫人,前段司令,南北的对立。现在南北合作了,但司令却早已经伤透她的心了,再加上这次大战----想到这次大战,李介载的神色更是暗淡了,就算拼了南部的实力,也是了无胜算的。
  她伏在沙发上,闭了闭眼,一声类似鞭炮的声音响在耳边,她一开始也没有反应过来,只听外头的脚步声渐响了起来,李介载在门外唤了一声:“夫人。”语气似乎不大对头。
  她眉头微皱了一下,那如同鞭炮的声音又响了起来。她浑身一颤,心里忽然明白了,站起了身,扬了声音:“进来吧。”
  李介载进了门,朝她行了一礼,道:“夫人,看来敌军已经进攻了。”她转身,缓缓闭上了眼睛,淡声道:“知道了。”李介载看了她纤细的背影一眼,在薄光衬托下更显得不胜盈弱。道:“夫人放心,我们已经脱离战争区域了。”她知道他的意思是说不会有危险了,可想到危险两字,她的手缓缓握紧了。
  两日后,火车进了建兴站,因机器部件出了点小问题,所以暂时停靠两个小时。她在车上也闷得心慌意乱的,所以在两个侍从和一个丫头的陪同下,下了火车,到了站里的贵宾室。
  天气倒颇晴朗,从窗口望去,依稀可以看见角落里的巍巍颤颤地开着几朵早春的花。她看着倒觉得欢喜,便穿了门,绕经过了人杂的候车处,想去摘几朵。这几日来,心里一直慌慌的,没着没落的。
  候车处人很多,喧闹异常,但见了她和侍从等人,纷纷让开了一条路。连说话的嘈杂声也轻了许多,在这杂乱间,她猛得听到一个声音:“卖报,卖报,好消息,好消息。A国军队撤回罗州。卖报,卖报,清德大战,段副总司令被炮火击中,生死未卜-----”
  她呆呆地站在了那里,只觉得天地一阵旋转。她揪着自己的衣袖,用尽了所有的力气,稳住了自己,颤声道:“报纸。”身后的侍从其实在听到的第一时间早已经快步上前,一把抓住了那个报童,抢了几张报纸在手。
  报纸上白纸黑字,写地清清楚楚,全国联军副总司令段旭磊在清德大战中不幸被敌军炮火击中,身负重伤----
  她脑中“嗡嗡”声作响,仿佛所有的血液都往头上涌去,眼前一片空白。乱乱的揪住了身边丫头的手,却软地没有一点力气。
  侍从扶着她在最近的位置上坐了下来。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,李介载也已经来了,双手抓着报纸,正微微颤抖:“司令---”但他瞬间已经冷静了下来,吩咐道:“快,马上到站长室挂电话到清德医院,接吴院长。”底下的侍从快速领命而去。
  李介载朝她安慰道:“夫人,我先去弄弄清楚。”说罢,也快步朝站长室而去。
  她坐着,一动不动,时间仿佛对她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。也不晓得李介载去了多久,但再次出现的时候,脸色苍白如纸,血色全无。她的心瞬间沉入了谷地,连最后一起期盼也失去了。
  火车的零件很快换好了,站长战战兢兢地来请他们。李介载看着一动不动地她,强抑制着悲痛道:“夫人,上车吧。”
 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上了车,到了包厢门口,才略略回了神。扶着门口,低低道:“回清德吧。”李介载一怔,但心里涌起一阵暖意,原来夫人还是在意司令的,并不如她表现的。他犹豫了一下,道:“夫人,司令吩咐过,一定要让下属将夫人安全送到赫连总司令那里。否则让下属提头去见他。”
  司令亲自将她抱上火车后,对他说:“介载,你护她要与护我一般。一定要亲手将她送到赫连总司令那里。否则不要怪我不念这些年的兄弟之情。”他凛然应道:“是。小的就算性命不要,也定会完成司令所托!”
  她自然知道李介载跟在他身边二十多年,对他忠心不二。只要他吩咐的事情,李介载一定会按吩咐办到。
  她扶着门,仿佛没有那个支撑,她就要万劫不复了。她转头,低而坚定地看着李介载:“回清德!”李介载亦摇头,坚定地道:“对不起,夫人。司令的吩咐,小的不敢不从。”
  在他们这群侍从官看来,这个靖琪小姐对司令一直冷冷淡淡的。若不是司令一而再再而三的胁迫,她老早与别人结婚去了。可司令却一直对她念念不忘,爱入了骨血。当年�
上一篇| 返回目录 | 下一篇
青山湿遍_第49章
合集小说